本站最新网址www.xa776.vip   

对女友下咒

我的同居女友楚琳是一位人见人爱的性感尤物,身材高挑火辣玲珑浮凸,留着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,勾魂的电眼精致的脸蛋,走在路上总是艳光四射,今年22岁工作是模特儿,活跃在平面媒体与电视广告,最近拍摄的性感泳装写真更是畅销全国,难得的是温柔体贴还时常下厨满足我的胃。男性友人们都十分羡慕我的好运,但我却有个烦恼一直困扰着我

我的女友是石女,或着应该说是性冷感,尝试了任何知道的方法,甚至看了许多医生都完全没有用,对她而言一个月最多做爱一次,若能不做更好,就算是做爱,也都热情不起来,说难听点∶像在奸尸!

所谓男欢女爱,一方冷一方热哪会有乐趣可言?众人羡慕的眼光与夜晚的寂寥,强烈的对比让我十分难过,但有时我会责备自己∶

“难道我只是肉欲的奴隶,对她的爱都是假的吗?”每晚只能眼巴巴的视奸她那雪白裸腻的娇躯,辗转反侧夜不成眠。

一日,我在整理父亲的遗物时发现一个老旧的木盒,好奇的打开一看发现是一尊裸女雕像,雕刻精美栩栩如生,只是面容模糊不清,仿佛带有魔力似的,我被吸引住就这么傻傻的看着发呆。

过了一会我移开目光,发现雕像的底座密密麻麻写满了字,凝神一看,好像是关于什么咒术的样子,木盒中还有一本泛黄的笔记簿,翻开一看第一页写的就是∶

“凡我柳氏子孙,不可遗弃此雕像,更不可使用雕像的咒术”

 

柳松源

这……这是我祖父的名字,继续翻看,笔记本中主要是祖父的字迹,还有些许父亲的注解,叙述一个邪恶的咒术,下咒后使得女性在性交时得到千百倍的快感,同时会爱上性交的对象并死心踏地。

“真的假的?不会是祖父与父亲一起开我玩笑吧?如果是真的,倒是解决我困扰的好方法。”我心想。

下咒的过程十分繁琐,费时一小时,且因有伤天和需要献祭自己十年的寿元,看完父亲的注解我明白了,据说这咒语现世以来,从来没有下咒人因此得到幸福。

当年因为战争上代拥有者被灭家,雕像辗转流传到祖父手上,祖父与父亲都有用过这咒术,详细经过如何两人都没留下支言片语,只知道这咒术是真实的,而且没好结果就是了,他们不是没想过丢弃这雕像,但是只要刻意遗弃或破坏雕像,家中必有大难,所以只好留下祖训,告诫子孙不可使用。

或许是因为与父亲留着一样的血,或许因为我天生乐观,我并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决定使用它。

第二章下咒成功

又到了每月一次的做爱日子,楚琳晚上九点才会回到家,快八点的时候,我打电话确认她会准时回来后,便开始准备下咒,前文有提到,下咒费时一小时,且要收拾下咒所用到的各种器物祭品也需要一点时间,所以我必须在她回来前一小时开始下咒。

繁琐的过程就不提了,完成咒术的一刹那,裸女雕像的面孔变成了楚琳,我身体一凉感觉流失了什么。

一直到晚上九点楚琳都还没回来,坐立不安的我正打算打电话给她,才一拿起手机就收到她的来电。

“永!快来救我!啊啊啊……”电话中传来了楚琳的尖叫隐约还听到男人的咒骂与撞门声。

“琳儿……发生什么事?你在哪?”

“我在一号休息室,快来救我!”

“别怕!别挂电话!我马上到!”话还没说完我便冲出门外,用另一支手机报了警,随即跟楚琳说已经报警,让她试着将男人给吓走,但是对方好像喝醉了,硬是要闯进门内,平时都认为住处离公司很近只需十分钟路程,但此时心急如焚,恨不得一瞬间就赶到她身边。

“琳儿!别怕!我快到了。”其实此时我才刚发动车子而已。

却听到手机传来男人吼叫,好像是门被撞开了。

“别……别过来!走开!我……我已经报……报警了!啊啊啊!放开我……”

“臭娘们!平时个二五八万的瞧不起我,今天我非给你好看,条子?报警又怎样?条子来之前看我不狠狠的你?贱货!”这声音我认识,她们公司的首席摄影师,一个五十来岁的猥亵中年男子。

之前听过楚琳提到他的眼神让人很不舒服,我也只是听听没放在心上,没想到这垃圾居然如此色胆包天,我气的浑身颤抖,催紧油门死命的冲往她公司。

“别碰我!我……我男朋友马上就到了,放开你的脏手!”听见琳儿惊慌失措的声音,心头一阵阵的痛。

“啊……小娘皮!腿脚倒是利索,踹的够狠的啊?”

“走开!走开!呜……呜……”楚琳哽咽哭泣。

“嘿嘿!奶子真够大的!弹性十足啊!真爽!”

“啊……啊……别……别摸我!”楚琳呻吟了一声。

“混蛋家伙!给我住手!”我在电话的另一端气的大吼,却没人里我。

“嗯……嗯……放手……放开我!”楚琳声音低软了下来。

“嘿!真浪……才摸两下内裤就全湿了。”电话那头传来男子得意的声音。

“喔喔!啊啊啊……讨厌!”

“嘿嘿!说讨厌!怎自己来抓我肉棒呀?”

“嘟……嘟……”手机传来一阵杂音后突然断了讯,怎么拨也拨不通,不知道是被关机了还是没电了,可恶!我要杀了那家伙。

一段时间之后……

好不容易赶到公司,我像一匹疯马一样直冲休息室。

打开门就见一女子浑身赤裸,坐在男子身上,乌泽柔顺秀发披散在羊脂般滑腻的娇躯上,小蛮腰上下摆动着,傲然耸翘的乳球随着哪淫乱的节奏欢快的跳跃。

“啊啊啊!好哥哥……干……干的琳儿好爽……又高潮了……喔……啊……”女子淫荡的扭腰摆臀,勾魂摄魄的凤眼妩媚的跨下的猥亵男子,时不时的伸出香舌舔舐着火热的红唇。

“是……是琳儿吗?从来没见过她这样的媚态。”我心中极为震惊,肉棍却因为楚琳的淫浪所勃起,脑中一阵混乱,以至于就这样愣在门边。

“你这骚货!真看不出来平常一副冰清玉节的样子,结果老子一摸就湿一桶就浪,你说你是不是欠干啊!”男子边说边恶狠狠的柔捏眼前晃荡的巨乳,他看了我一眼,却不把我当一回事,接着将脸埋入楚琳的双乳间。

“嗯……喔喔!琳儿欠干……琳儿要好哥哥狠狠的干我!”楚琳换了姿势,像母狗一样趴在地上,一边说一边摇晃着抬高白嫩丰盈的臀部,回头热切的看着身后的猥亵中年男,见到楚琳的淫样男子两眼放光猛扑过去。

“可恶!刚才还装模作样的踢我,现在呢?说啊!”男子的阴睫在浪穴口摩啊摩的,就是不肯插进去。

“嗯……琳儿知道错了,琳儿……琳儿生来就是要给哥哥干的……请哥哥用大……大肉棒好好处罚琳儿不听话的骚穴!喔喔喔……琳儿……琳儿好喜欢哥哥的大……大鸡巴,啊!”男子忍不住插两三下,楚琳便双腿发软好像高潮似的。

“琳……琳儿!”我又怒又妒实在看不下去了,此时早把自己下咒的事情忘的干净,只觉得这情形太荒谬太可恶了,我被气到连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“永!你……你来啦?啊啊啊!”楚琳吓了一跳,才正要说话,就被身后的男人干到浑身发软趴了下去,但!淫乱的雪臀还是一拱一拱的配合着强奸自己的人。

“你这个荡妇!看到男朋友来的就不知道要配合我啦,小心老子还不干你了。”说罢,还真把肉仳抽出大半,这混蛋不知道是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,居然不拿我当一回事。

“啊!好哥哥别这样……琳儿要大肉棒干琳儿!永!你走……别打扰大哥哥干琳儿!”雪白裸腻的臀部迫不及待的将肉仳给拱回去,见男子不动,乖乖的自己去顶男子的肉棒,硕大雪白的双峰淫靡的晃动着刺眼的曲线。

“大哥哥……用力干琳儿嘛!别里他!”楚琳娇声细气的哀求着。

佛也发火!我抄起椅子就往猥亵男头上砸去。

“碰!喔!”男子被我砸倒在地,冲着地上的人我死命的踹!还没踹过瘾,后脑一阵巨痛视线变的模糊,转身一看!楚琳手上不知拿着是什么,双手举高又是狠狠一击,接着我就不醒人世了。

 

第三章事件过后

“永!你醒了!”一醒来就见到楚琳娇美的笑脸,我怎么了?昨晚的一切难道是梦?心中一阵喜悦。

楚琳穿着一件无袖凉衫露出平坦的小腹,傲然耸翘的椒乳被紧绷的衣服勾勒出来,衣服下两点樱桃惹眼的挺立着,下身穿着一件外蓬的黑色超迷你裙,配上黑色的尼龙丝袜性感至极。

“琳儿!你……你怎么这身打扮?”楚琳除了拍摄外,平常穿着都很保守。

楚琳一听,两颊微红的说∶“是松哥哥叫我这样穿的。”

听到她叫男人的名字这么亲热,我怒不可耐∶“松哥哥?他是谁?”

“是我!”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笑嘻嘻的走了进来。

他走到楚琳的身边探手就搓揉起楚琳硕大的乳球,楚琳抬起头来张开双臂献上热吻,男子掀起楚琳的迷你裙扣弄着淫汁泉涌的浪穴,居然没穿内裤!

俩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激情演出,楚琳乖巧的跪下,轻巧的脱下男人的内裤,掏出那混蛋的家伙,温柔娴静的舔着两颗睾丸,一路往下之后居然低头舔他的马眼,男人赞许的拍拍楚琳的头,楚琳回以甜蜜迷人的笑容。

“楚琳!难道你不觉得现在的情况很不正常吗?”很想杀人,但只要一动,头上就一阵巨痛,只好开口说服她。

“我……我知道,我在你桌上看到那个笔记本了,你居然……”

“琳儿!是我不对!但也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啊!你醒醒,你以前不是很讨厌这个恶心的男人吗?醒醒啊!”

这男人真是淫棍,丝毫不管我们说什么,也不怕有人撞见,居然让楚琳双手放在床上臀部翘高,自己手扶着楚琳的柳腰,就这样在后头尽情的干着。

“永!对不起……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我想了一整晚……觉得现在很好!嗯……喔喔喔……好舒服!啊啊啊!我离……离不开他了!喔!松哥哥……你肉棒好硬,比昨天还勇猛呢!干我!干琳儿的浪穴……”

楚琳握住我的手,迷蒙的大眼楮望着,后头则不断的承受那混蛋的冲击,我看着她那熟悉却又陌生的浪样,我恨不得爆起杀人!

念头才起,心一急后脑便是一阵狂裂的巨痛,意识模糊起来……

“蠢货!这么好用的咒语都不会用!你的女人与雕像我就收下啦!多谢……多谢”

接着他将楚琳抱起,楚琳修长幼滑的美腿自然熟悉的夹住他,双手环着那浑蛋,性感的红唇热情的献上,混蛋将楚琳的丁香小舌勾出,让琳儿伸着舌头淫浪的望着他,混蛋则将琳儿的舌头吸的吱吱作响,斜眼不屑的看我一眼,接着低头含住发硬的红樱桃,吸的楚琳浪叫连连。

我浑身无力,就像心与身体同时死去一般。

“浪货!告诉你男友!你现在有多爽!”混蛋将楚琳推倒在床上,就躺在我身边,抬起楚琳修长的美腿就放在肩上猛力抽插淫水四溢的骚穴,些许淫水滴落在我的大腿上。

“喔喔……永!琳儿……琳儿现在好幸福,被……被大鸡巴哥哥干的好……好爽!琳儿从来没有这么……这么快乐过,啊啊啊……松哥哥,琳儿好喜欢你的大……大鸡巴!琳儿不能没有你……你了!琳儿是专属你的小骚货……干我……干死琳儿这骚货吧……”楚琳一边浪叫一边自己搓揉着胸前丰满的乳球,乳头硬挺身躯扭动着迎合对方,娇艳的脸蛋满是兴奋的红晕。

天啊!楚儿怎变成这样?

昏迷前只听见楚琳的浪叫不断在耳边回荡着……

再次张开眼楮,看到一名警察对我说∶

“柳永!警方接到通报你涉嫌一起强奸案件,请配合警方做笔录!”

 

【完】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故事到此我认为不必再说下去了,关于主角怎样辩白,会不会帮女友解咒?会不会还继续倒霉下去?会不会找那混蛋报复?一切的一切都与色文关系不大了,就让主角自己求多福吧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第一章咒术雕像

我的同居女友楚琳是一位人见人爱的性感尤物,身材高挑火辣玲珑浮凸,留着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,勾魂的电眼精致的脸蛋,走在路上总是艳光四射,今年22岁工作是模特儿,活跃在平面媒体与电视广告,最近拍摄的性感泳装写真更是畅销全国,难得的是温柔体贴还时常下厨满足我的胃。男性友人们都十分羡慕我的好运,但我却有个烦恼一直困扰着我。

我的女友是石女,或着应该说是性冷感,尝试了任何知道的方法,甚至看了许多医生都完全没有用,对她而言一个月最多做爱一次,若能不做更好,就算是做爱,也都热情不起来,说难听点∶像在奸尸!

所谓男欢女爱,一方冷一方热哪会有乐趣可言?众人羡慕的眼光与夜晚的寂寥,强烈的对比让我十分难过,但有时我会责备自己∶

“难道我只是肉欲的奴隶,对她的爱都是假的吗?”每晚只能眼巴巴的视奸她那雪白裸腻的娇躯,辗转反侧夜不成眠。

一日,我在整理父亲的遗物时发现一个老旧的木盒,好奇的打开一看发现是一尊裸女雕像,雕刻精美栩栩如生,只是面容模糊不清,仿佛带有魔力似的,我被吸引住就这么傻傻的看着发呆。

过了一会我移开目光,发现雕像的底座密密麻麻写满了字,凝神一看,好像是关于什么咒术的样子,木盒中还有一本泛黄的笔记簿,翻开一看第一页写的就是∶

“凡我柳氏子孙,不可遗弃此雕像,更不可使用雕像的咒术”

 

柳松源

这……这是我祖父的名字,继续翻看,笔记本中主要是祖父的字迹,还有些许父亲的注解,叙述一个邪恶的咒术,下咒后使得女性在性交时得到千百倍的快感,同时会爱上性交的对象并死心踏地。

“真的假的?不会是祖父与父亲一起开我玩笑吧?如果是真的,倒是解决我困扰的好方法。”我心想。

下咒的过程十分繁琐,费时一小时,且因有伤天和需要献祭自己十年的寿元,看完父亲的注解我明白了,据说这咒语现世以来,从来没有下咒人因此得到幸福。

当年因为战争上代拥有者被灭家,雕像辗转流传到祖父手上,祖父与父亲都有用过这咒术,详细经过如何两人都没留下支言片语,只知道这咒术是真实的,而且没好结果就是了,他们不是没想过丢弃这雕像,但是只要刻意遗弃或破坏雕像,家中必有大难,所以只好留下祖训,告诫子孙不可使用。

或许是因为与父亲留着一样的血,或许因为我天生乐观,我并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决定使用它。

第二章下咒成功

又到了每月一次的做爱日子,楚琳晚上九点才会回到家,快八点的时候,我打电话确认她会准时回来后,便开始准备下咒,前文有提到,下咒费时一小时,且要收拾下咒所用到的各种器物祭品也需要一点时间,所以我必须在她回来前一小时开始下咒。

繁琐的过程就不提了,完成咒术的一刹那,裸女雕像的面孔变成了楚琳,我身体一凉感觉流失了什么。

一直到晚上九点楚琳都还没回来,坐立不安的我正打算打电话给她,才一拿起手机就收到她的来电。

“永!快来救我!啊啊啊……”电话中传来了楚琳的尖叫隐约还听到男人的咒骂与撞门声。

“琳儿……发生什么事?你在哪?”

“我在一号休息室,快来救我!”

“别怕!别挂电话!我马上到!”话还没说完我便冲出门外,用另一支手机报了警,随即跟楚琳说已经报警,让她试着将男人给吓走,但是对方好像喝醉了,硬是要闯进门内,平时都认为住处离公司很近只需十分钟路程,但此时心急如焚,恨不得一瞬间就赶到她身边。

“琳儿!别怕!我快到了。”其实此时我才刚发动车子而已。

却听到手机传来男人吼叫,好像是门被撞开了。

“别……别过来!走开!我……我已经报……报警了!啊啊啊!放开我……”

“臭娘们!平时个二五八万的瞧不起我,今天我非给你好看,条子?报警又怎样?条子来之前看我不狠狠的你?贱货!”这声音我认识,她们公司的首席摄影师,一个五十来岁的猥亵中年男子。

之前听过楚琳提到他的眼神让人很不舒服,我也只是听听没放在心上,没想到这垃圾居然如此色胆包天,我气的浑身颤抖,催紧油门死命的冲往她公司。

“别碰我!我……我男朋友马上就到了,放开你的脏手!”听见琳儿惊慌失措的声音,心头一阵阵的痛。

“啊……小娘皮!腿脚倒是利索,踹的够狠的啊?”

“走开!走开!呜……呜……”楚琳哽咽哭泣。

“嘿嘿!奶子真够大的!弹性十足啊!真爽!”

“啊……啊……别……别摸我!”楚琳呻吟了一声。

“混蛋家伙!给我住手!”我在电话的另一端气的大吼,却没人里我。

“嗯……嗯……放手……放开我!”楚琳声音低软了下来。

“嘿!真浪……才摸两下内裤就全湿了。”电话那头传来男子得意的声音。

“喔喔!啊啊啊……讨厌!”

“嘿嘿!说讨厌!怎自己来抓我肉棒呀?”

“嘟……嘟……”手机传来一阵杂音后突然断了讯,怎么拨也拨不通,不知道是被关机了还是没电了,可恶!我要杀了那家伙。

一段时间之后……

好不容易赶到公司,我像一匹疯马一样直冲休息室。

打开门就见一女子浑身赤裸,坐在男子身上,乌泽柔顺秀发披散在羊脂般滑腻的娇躯上,小蛮腰上下摆动着,傲然耸翘的乳球随着哪淫乱的节奏欢快的跳跃。

“啊啊啊!好哥哥……干……干的琳儿好爽……又高潮了……喔……啊……”女子淫荡的扭腰摆臀,勾魂摄魄的凤眼妩媚的跨下的猥亵男子,时不时的伸出香舌舔舐着火热的红唇。

“是……是琳儿吗?从来没见过她这样的媚态。”我心中极为震惊,肉棍却因为楚琳的淫浪所勃起,脑中一阵混乱,以至于就这样愣在门边。

“你这骚货!真看不出来平常一副冰清玉节的样子,结果老子一摸就湿一桶就浪,你说你是不是欠干啊!”男子边说边恶狠狠的柔捏眼前晃荡的巨乳,他看了我一眼,却不把我当一回事,接着将脸埋入楚琳的双乳间。

“嗯……喔喔!琳儿欠干……琳儿要好哥哥狠狠的干我!”楚琳换了姿势,像母狗一样趴在地上,一边说一边摇晃着抬高白嫩丰盈的臀部,回头热切的看着身后的猥亵中年男,见到楚琳的淫样男子两眼放光猛扑过去。

“可恶!刚才还装模作样的踢我,现在呢?说啊!”男子的阴睫在浪穴口摩啊摩的,就是不肯插进去。

“嗯……琳儿知道错了,琳儿……琳儿生来就是要给哥哥干的……请哥哥用大……大肉棒好好处罚琳儿不听话的骚穴!喔喔喔……琳儿……琳儿好喜欢哥哥的大……大鸡巴,啊!”男子忍不住插两三下,楚琳便双腿发软好像高潮似的。

“琳……琳儿!”我又怒又妒实在看不下去了,此时早把自己下咒的事情忘的干净,只觉得这情形太荒谬太可恶了,我被气到连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“永!你……你来啦?啊啊啊!”楚琳吓了一跳,才正要说话,就被身后的男人干到浑身发软趴了下去,但!淫乱的雪臀还是一拱一拱的配合着强奸自己的人。

“你这个荡妇!看到男朋友来的就不知道要配合我啦,小心老子还不干你了。”说罢,还真把肉仳抽出大半,这混蛋不知道是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,居然不拿我当一回事。

“啊!好哥哥别这样……琳儿要大肉棒干琳儿!永!你走……别打扰大哥哥干琳儿!”雪白裸腻的臀部迫不及待的将肉仳给拱回去,见男子不动,乖乖的自己去顶男子的肉棒,硕大雪白的双峰淫靡的晃动着刺眼的曲线。

“大哥哥……用力干琳儿嘛!别里他!”楚琳娇声细气的哀求着。

佛也发火!我抄起椅子就往猥亵男头上砸去。

“碰!喔!”男子被我砸倒在地,冲着地上的人我死命的踹!还没踹过瘾,后脑一阵巨痛视线变的模糊,转身一看!楚琳手上不知拿着是什么,双手举高又是狠狠一击,接着我就不醒人世了。

 

第三章事件过后

“永!你醒了!”一醒来就见到楚琳娇美的笑脸,我怎么了?昨晚的一切难道是梦?心中一阵喜悦。

楚琳穿着一件无袖凉衫露出平坦的小腹,傲然耸翘的椒乳被紧绷的衣服勾勒出来,衣服下两点樱桃惹眼的挺立着,下身穿着一件外蓬的黑色超迷你裙,配上黑色的尼龙丝袜性感至极。

“琳儿!你……你怎么这身打扮?”楚琳除了拍摄外,平常穿着都很保守。

楚琳一听,两颊微红的说∶“是松哥哥叫我这样穿的。”

听到她叫男人的名字这么亲热,我怒不可耐∶“松哥哥?他是谁?”

“是我!”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笑嘻嘻的走了进来。

他走到楚琳的身边探手就搓揉起楚琳硕大的乳球,楚琳抬起头来张开双臂献上热吻,男子掀起楚琳的迷你裙扣弄着淫汁泉涌的浪穴,居然没穿内裤!

俩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激情演出,楚琳乖巧的跪下,轻巧的脱下男人的内裤,掏出那混蛋的家伙,温柔娴静的舔着两颗睾丸,一路往下之后居然低头舔他的马眼,男人赞许的拍拍楚琳的头,楚琳回以甜蜜迷人的笑容。

“楚琳!难道你不觉得现在的情况很不正常吗?”很想杀人,但只要一动,头上就一阵巨痛,只好开口说服她。

“我……我知道,我在你桌上看到那个笔记本了,你居然……”

“琳儿!是我不对!但也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啊!你醒醒,你以前不是很讨厌这个恶心的男人吗?醒醒啊!”

这男人真是淫棍,丝毫不管我们说什么,也不怕有人撞见,居然让楚琳双手放在床上臀部翘高,自己手扶着楚琳的柳腰,就这样在后头尽情的干着。

“永!对不起……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我想了一整晚……觉得现在很好!嗯……喔喔喔……好舒服!啊啊啊!我离……离不开他了!喔!松哥哥……你肉棒好硬,比昨天还勇猛呢!干我!干琳儿的浪穴……”

楚琳握住我的手,迷蒙的大眼楮望着,后头则不断的承受那混蛋的冲击,我看着她那熟悉却又陌生的浪样,我恨不得爆起杀人!

念头才起,心一急后脑便是一阵狂裂的巨痛,意识模糊起来……

“蠢货!这么好用的咒语都不会用!你的女人与雕像我就收下啦!多谢……多谢”

接着他将楚琳抱起,楚琳修长幼滑的美腿自然熟悉的夹住他,双手环着那浑蛋,性感的红唇热情的献上,混蛋将楚琳的丁香小舌勾出,让琳儿伸着舌头淫浪的望着他,混蛋则将琳儿的舌头吸的吱吱作响,斜眼不屑的看我一眼,接着低头含住发硬的红樱桃,吸的楚琳浪叫连连。

我浑身无力,就像心与身体同时死去一般。

“浪货!告诉你男友!你现在有多爽!”混蛋将楚琳推倒在床上,就躺在我身边,抬起楚琳修长的美腿就放在肩上猛力抽插淫水四溢的骚穴,些许淫水滴落在我的大腿上。

“喔喔……永!琳儿……琳儿现在好幸福,被……被大鸡巴哥哥干的好……好爽!琳儿从来没有这么……这么快乐过,啊啊啊……松哥哥,琳儿好喜欢你的大……大鸡巴!琳儿不能没有你……你了!琳儿是专属你的小骚货……干我……干死琳儿这骚货吧……”楚琳一边浪叫一边自己搓揉着胸前丰满的乳球,乳头硬挺身躯扭动着迎合对方,娇艳的脸蛋满是兴奋的红晕。

天啊!楚儿怎变成这样?

昏迷前只听见楚琳的浪叫不断在耳边回荡着……

再次张开眼楮,看到一名警察对我说∶

“柳永!警方接到通报你涉嫌一起强奸案件,请配合警方做笔录!”